首  頁 集團概況 集團資訊 出版工作 數字出版 行業觀察 專題報道 企業文化 人才發展
 
 
出版工作
 
  ·  出版工作
出版工作 您的位置:首頁 > 出版工作  >> 出版工作    


學術期刊與新媒體融合 ——以《中國數學教育》雜志為例
發布時間:2017-09-29  閱讀:590
 

由紀憲禹、杜安利、韓廣尉撰寫的《學術期刊與新媒體融合——以<中國數學教育>雜志為例》一文榮獲“第十五屆(2017)全國核心期刊與期刊國際化、網絡化研討會”論文評比三等獎,并入選《第十五屆全國核心期刊與期刊國際化、網絡化研討會論文集》。

摘要:

文章以媒體融合理論為論點支撐,意在探究《中國數學教育》在新媒體環境中的生存態勢與發展路徑。分析《中國數學教育》品牌下的多元產品架構,描繪其融合發展的漸進之路;從內容生產和運作方式兩方面著手,探尋《中國數學教育》在媒體環境變革中所取得的成就與面臨的困境,深度解析《中國數學教育》轉型困難的具體原因,以求能給學術期刊行業提供有效的發展借鑒。

關鍵詞:媒體融合;學術期刊;《中國數學教育》雜志;新媒體;移動互聯網 

    媒體技術革新和社會發展進步所帶來的媒體形態與內容變革已經成為無可爭辯的事實,傳媒行業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資源整合和重組。[1]從報紙、期刊、廣播、電視到PC端資訊媒體、移動互聯網媒體,各類媒體載體都在為適應信息時代的發展規律而探尋轉型之道。

    近年來,媒體融合成為傳媒領域廣泛探討的話題,傳統媒體都試圖探索出融合轉型的有效路徑,來緩解新媒體浪潮的沖擊,求得更大的生存空間。《中國數學教育》作為傳統媒體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其專業性與服務性,在媒體融合的大環境下呈現出其個性與優勢。


- 1 -

學術期刊融合轉型概述

我國關于期刊融合轉型研究的核心、議題越來越豐富,研究重點也從單純的理論推演轉移到媒體融合轉型的理論支撐和社會功能上,案例分析與實證研究越來越廣泛,對于新的媒體環境有較為深入的思考。[2]但也存在一些缺憾,從研究范疇來看,大多數文獻是對媒體數字化轉型現象的描述,宏觀敘述較多,與媒體融合理論的結合并不深入;從更新頻率上看,對雜志轉型的探索落后于新的媒體環境,當前雜志的轉型渠道已經不局限于一刊一網,APP、第三方應用平臺、微信自媒體,甚至與其他領域跨界合作都己有廣泛實踐,雜志的融合轉型研究也應該結合當下的發展環境;對紙媒轉型的個案研究較瑣碎,重復性高,但聚焦學術期刊媒體轉型的不多,學術期刊選題的專業化、受眾的局限性等特征,使得其與其他媒體的融合轉型相比呈現出不同的特征和操作方式。

學術期刊因其專業性和特定領域的局限性,使得受眾少,傳播范圍小,在媒體融合方面也相對滯后。媒體的融合轉型并非是個一蹴而就的概念,經歷了多個演變階段。就期刊而言,呈現出刊網互動研究、期刊的數字化研究、全媒體與融合轉型研究三個主要階段,但這個三階段并非是完全獨立,而是交互存在、逐漸豐富的過程。隨著網絡、數字技術的日新月異,媒體融合形式的廣泛、豐富,行業壁壘慢慢消除,傳統媒體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學術期刊由于有相對固定的讀者群和作者群,隨著學術市場的進一步開放,利用新技術,積極尋找融合發展之道,學術期刊必然會迎來新的發展態勢。  



《中國數學教育》通過微信公眾平臺、官方網站、頭條號和《中國數學教育》個人微信號等數字媒體平臺,建立了全方位的信息發布平臺和互動服務平臺,開展各種線上、線下的活動,促進了作者、讀者和編輯之間的交流和互動,增強了期刊的宣傳和推廣。同時,也為期刊擴展內容資源找到了一條效率高、成本低的途徑。《中國數學教育》抓住機遇,順應時代潮流,在數字產品的內容開發和表現形式的探索道路上奮勇前行。

本文試圖依據最新的媒體技術和發展經驗,結合《中國數學教育》在媒體融合方面的做法和嘗試,針對學術期刊的特征與優勢,探析學術期刊的融合轉型路徑。


- 2 -

“中國數學教育”全方位產品架構

《中國數學教育》是中國教育學會中學數學教學專業委員會會刊,于2003年創刊,以數學教育界知名專家、學者為資源后盾,立足于為中學數學教師服務,在國內得到一線教師、教研員,以及其他數學教育工作者的廣泛認可。

2.1《中國數學教育》平面媒體

《中國數學教育》雜志,分為初中版和高中版,傳遞最新的教學信息,提供學術交流的園地,努力成為教師專業成長的好幫手。自創刊以來,《中國數學教育》以其嚴謹、客觀、準確、深刻被認為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數學教育類主流媒體,在行內具有良好的口碑。

《中國數學教育》已經成為中國知網、萬方數據、維普網的數據庫刊源,并且在人大復印報刊資料《初中數學教與學》《高中數學教與學》全文轉載量連續七年名列前茅,被評為人大《復印報刊資料》重要來源期刊。

目前,《中國數學教育》年均發行量近10萬,其中99%為從事數學教育專業的讀者,雜志訂閱比例高達67%,國內各級教研單位、數學教育專業學生,以及廣大中學一線數學教師已經成為《中國數學教育》雜志長期的訂閱客戶。

2.1《中國數學教育》數字媒體

2.1.1官方網站

20161月,《中國數學教育》官方網站正式上線運營。在宣傳雜志、服務讀者、服務作者的指導思想下精心設置了欄目,為讀者提供瀏覽、閱讀、學習等方面的便利。其中,轉載期刊、學會的學術文章,報道國內教育大事,緊跟學術前沿動態,公布《中國數學教育》的簡介、投稿須知、征稿啟事、用稿通知等為作者寫稿提供幫助,并與作者進行有效互動。同時,這些內容不定期進行更新,保證了官網有較高的學術性、專業性和前瞻性。表1是《中國數學教育》官方網站的內容和點擊量的數據統計。

1:《中國數學教育》官方網站數據統計

文章填充數量(篇)

圖片填充數量(張)

官網單日點擊量

官網累計點擊量

99

41

34

7228

2.1.2微信公眾平臺

20151111日,《中國數學教育》微信公眾平臺正式進入運營狀態,開始推送文章,成為《中國數學教育》又一個可以進行學術展示、信息發布和學術交流的綜合服務平臺和傳播平臺,為學術研究、熱點評論、學術經驗分享和知識的傳播提供了便利。下面的表2、表3、表4和表5分別從微信用戶、微信文章圖文、微信菜單、微信消息互動幾個方面對《中國數學教育》微信公眾平臺進行了數據分析。

2:微信用戶分析

關注人數

用戶屬性

男女比

地區分布

9002

1.2:1

遼寧地區居多

3:微信文章圖文分析

推送文章數量(篇)

總文章閱讀量(人次)

單篇累計閱讀量(人次)

單篇日均閱讀量(人次)

110

107篇原創)

211967

7110

2203

4:微信菜單分析

文章添加數量(篇)

菜單點擊人次

人均點擊次數

20

64

1.21

5:微信消息互動分析

后臺消息發送人數(月均)

前臺文章回復數(月均)

人均發送次數

43

3.8

1.5

2.1.3頭條號

頭條號為2016126日正式開通運營,至今保持日更活躍狀態。頭條號現已開通自營廣告、文章打賞、視頻增加收入等盈利性功能。表6和表7對頭條的文章和用戶數據進行了分析。

6:頭條文章分析

文章數量

文章累計閱讀量

文章收藏量

文章轉發量

146

153345

23373

8195

7:頭條用戶分析

關注人數

用戶屬性

男女比

地區分布

年齡層

8588

8:1

浙江省居多

1823歲居多

頭條號的自身推廣力度較高,直接導致文章被閱讀的數量加大,以上兩表,僅僅統計“今日頭條”客戶端閱讀數量,沒有包含第三方其他軟件的轉載閱讀。用戶粉絲較為年輕,多數為40歲以下。粉絲職務不確定。

2.1.4《中國數學教育》個人微信號

“中國數學教育互動平臺”名稱于20161122日開通個人微信號,旨在加強與一線教師的直接聯系,配合其他平臺增強活動、產品宣傳效果。表8是“中國數學教育互動平臺”的綜合數據統計。

8:綜合統計

用戶數量(人)

分享朋友圈數量

朋友圈二次好友轉發數量

朋友圈點贊數量

分享群數量

群互動解答與私聊數量

1261

302

158

72

266

1893

現階段,“中國數學教育互動平臺”每日配合今日頭條轉發至朋友圈,引起教師共鳴,粉絲數量較為穩定,對品牌活動建設有很大的幫助。

3 新、舊媒體角色轉換

《中國數學教育》構建了內容+平臺”的信息生產模式,開發了不同載體的媒體產品,采編隊伍要同時完成雜志、網站和微信平臺的內容發布。但不同媒體的內容特征和傳播持性決定了采編者的工作方式和價值評判標準的不統一。

《中國數學教育》雜志以學術性、專業性為王牌,每篇稿件從策劃選題到最后付印出版有較長的生產周期,編輯需要對文章進行長期跟蹤、深入研究,深度性和影響力成為稿件的評判標準;官方網站則以“短、平、快”的內容見長,追求的是時效性;微信等新媒體則需要較強的互聯網運營思維,講究對“眼球學術”的抓取。以深度研究見長的編輯看重的是稿件的邏輯鏈條、敘述方式,以及作者的筆法等,這與“短、平、快”被視為“技術含量低”的網絡文章之間,在文化理念上有一定沖突,采編者可能會存在心理落差。[3]

另外,《中國數學教育》雜志嚴謹、客觀,一篇稿件要多次核查、審理、校對之后才交付印刷,追求的是準確性與深刻性;網絡稿件往往偏重時效性,一篇網絡稿件從采寫到編輯發布通常由單人完成,不可避免會有較高的出錯率。但刊網兩者同屬于“中國數學教育”品牌之下,發現差錯往往指向于“中國數學教育”這一共有品牌,對雜志的信譽等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因此,同一個采編團隊要適應多個媒體平臺的運作,且能隨時轉換角色,對編輯而言需要適時調整工作觀念。同時,管理上應該針對容易出差錯的問題和采編團隊的工作流程出臺一定的規章制度,在保證紙刊質量的同時,提高網絡稿件的質量,用制度為網絡稿的質量和效率保駕護航。

4“中國數學教育”品牌一體化融合

媒體品牌,是指能給媒體擁有者帶來溢價、產生增值的一種無形資產,它的載體是用與其他競爭者的媒體產品相區分的名稱、術語、象征、記號或設計及其組合,其增值的源泉來自于在消費者心智中形成的關于這個媒體的印象。[4]

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傳媒環境下,品牌策略已經成為媒體爭奪市場的重要著力點。相比于網絡新媒體,傳統學術期刊擁有強大的品牌和歷史厚度,讀者群分布廣泛且具有相對較高的忠誠度,但目前大多數學術期刊還缺乏完善的品牌觀念,像《中國數學教育》雜志這樣有鮮明品牌風格的期刊還不多。如今大多數雜志出版單位都擁有至少兩種以上的媒體產品,如何將這些不同形態、不同平臺的產品整合成風格統一的雜志品牌,值得探索。以《中國數學教育》為例,從創辦之初起就建立有特色、能體現自己媒體理念的品牌識別體系,并始終堅持學術風格與專業素養的統一性。事實證明,通過成功、準確的定位,高質量的內容支撐,利用會議、論壇等各類活動營銷,配合網絡媒體的互動效應,《中國數學教育》打造了一張價值巨大的品牌名片。

借鑒到其他學術期刊,首先,要優化并突出自己的特色內容,只有過硬的內容才具有廣泛傳播的可能。其次,應充分利用線上和線下的資源,綜合利用多種媒體,推廣高質量的內容,使自己的產品對讀者產生內在吸引力,拓展讀者對品牌的認同和信任。信任感這一無形的品牌價值形成之后,將良性作用于雜志產品鏈條的延伸發展,形成品牌增值,創造巨大的有形效益。

總之,融合發展是學術期刊轉型變革的關鍵路徑,對學術期刊的生存與發展意義重大。在期刊企業層面,融合發展能緩解傳統媒體在新媒體環境中的生存困境,為企業帶來增值效應。學術期刊應該在融合發展的道路上積極探索適合自己發展的路徑,借融合發展的東風,走出發展瓶頸,迎來蓬勃發展的新的生機。


參考文獻:

[1]喻國明. 新聞傳播的大數據時代[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3.

[2]楊濱. 媒介融合導論[M]. 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

[3]襲維忠. 現代期刊編輯學[M]. 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

[4]喻國明. 媒介革命:互聯網邏輯下傳媒業發展的關鍵與進路[M]. 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5.


作者簡介:

姓名:紀憲禹  工作單位:遼寧北方期刊出版集團  部門:中國數學教育雜志社 

姓名:杜安利  工作單位:遼寧北方期刊出版集團  部門:中國數學教育雜志社

姓名:韓廣尉  工作單位:遼寧北方期刊出版集團  部門:運營中心


 
首 頁集團簡介集團資訊出版工作數字出版行業觀察專題報道企業文化人才發展
版權所有 (C) 2014-2015 遼寧北方期刊出版集團 網站備案號:遼ICP備14010578號-4 互聯網出版許可:新出網證(遼)字29號
聯系地址: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中山路205號 遼寧出版集團教育大廈 e-mail:[email protected]
云南11选五的质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