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集團概況 集團資訊 出版工作 數字出版 行業觀察 專題報道 企業文化 人才發展
 
 
行業觀察
 
  ·  行業觀察
行業觀察 您的位置:首頁 > 行業觀察  >> 行業觀察    


讓童書大時代“天”更藍“水”更綠“山”更青
發布時間:2017-03-22  閱讀:553
 

        中國童書出版,經過改革開放的洗禮,經過世紀之交的風云,不斷繁榮發展。特別是進入21世紀后,童書出版井噴式發展,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年平均兩位數增長的“黃金十年”。在全世界步入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時代,紙質媒體出版持續下滑的大趨勢中,中國童書出版又創造了連續16年平均兩位數增長的奇跡。2016年,中國童書出版增長28.84%,市場份額首次超過社科圖書,躍居第一板塊。這是中國出版界絕無僅有的第一增長速度,也是世界童書出版界舉世無雙的增長速度。

        2016年9月,我在我的第三部出版專著《童書大時代》中提出,中國童書出版已經突破以“年”的概念來界定發展進程,到了可以而且也能夠以“時代”的概念來界定發展進程的時候。中國童書出版,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一個童書出版的大時代。我認為,中國“童書大時代”的內涵界定,可以從兒童文學創作、童書出版、兒童閱讀3個方面表述。

        表現在兒童文學創作上,我國涌現出了一批優秀作家、優秀作品,涌現出了一批品牌作家、品牌作品,涌現出了一批暢銷書作家、暢銷書。如曹文軒和他的《草房子》《青銅葵花》,楊紅櫻和她的“淘氣包馬小跳”“笑貓日記”系列,沈石溪和他的“動物小說系列”等。曹文軒的《草房子》再版300多次,每年銷售超過100萬冊,“草房子”成了“金房子”;《青銅葵花》再版200多次,版權輸出英國、德國、意大利等11個國家。楊紅櫻的“笑貓日記”系列,11年出版23冊,發行突破4700萬冊,銷售碼洋達7億多元人民幣,184次位居全國童書月銷售排行榜前十,其中26次名列榜首。2016年,曹文軒榮獲國際安徒生獎文學獎。

       表現在童書出版上,我國的童書出版已從原來的專業出版演化為大眾出版,全國580多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童書;年出版童書近4萬種,總量世界第一;擁有3.67億未成年人的巨大的童書市場,年總印數達8億多冊,在銷品種30多萬種,銷售總額140多億元人民幣;年產值連續16年以兩位數增長,成為整個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潛力、發展最快、競爭最激烈的出版板塊,成為一支拉動并提升中國出版業發展的“領漲力量”。同時,童書質量不斷提升,《團圓》《辮子》等一批原創童書在國際獎項評選中獲獎。

        表現在兒童閱讀上,“全民閱讀,兒童優先”,三大推動,蔚然成風。一是政府推動,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連續4年提到“全民閱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從2004年起,每年在“六一”前向全國青少年推薦100種優秀讀物,并推出“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評選、農家書屋工程、“百社千校”閱讀等活動,成為強有力的“第一推動”。

        二是社會推動,如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把每年4月2日安徒生生日設立為“中國兒童閱讀日”,推動兒童閱讀。社會各界、社會團體推出了一系列榜單、書目、獎項和推廣活動。三是民間推動,兒童閱讀推廣人、“點燈人”、“朗讀者”等深入城鄉角落,圖書館、圖書角、繪本館風起云涌,家庭閱讀、親子閱讀、分級閱讀,如雨后春筍般蓬勃發展。

        毫無疑問,童書大時代,是我國兒童文學創作、童書出版、兒童閱讀大國崛起、強國追夢的時代。

        但是,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國的童書出版在繁榮發展的背后,受市場和利益的驅動,也存在不少問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如何讓我國的童書大時代健康發展、可持續發展?如何讓我國的童書出版真正擁有一個“長治久安”、積極向上的大時代?作為一名老童書出版人,我有以下4個方面的思考。

        思考一:推進我國童書出版的戰略轉移,引導童書出版發展模式從數量增長、規模增長型,向質量效益型增長轉化,營造中國童書的質量時代。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童書出版的數量節節上升,從嚴重書荒到世界第一。童書出版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事物的發展,總是有自身的規律的。追求數量的無節制增長,必然帶來質量下滑、效益低下等一系列問題。如“跟風”、雷同、抄襲,一本書在市場上“走紅”了,馬上會有一批書跟進,有的連書名、封面都相差無幾。又如粗制濫造,快寫快出,創作“工作室”化,有的作者或工作室,一年出幾十種乃至數百種書,以至于業界不斷呼喚“慢寫作,精出版”。還有爭搶作家、版權混亂、價位虛高、編校差錯、庫存過大等。這些問題值得我們高度關注。質量,是童書出版的生命線。縱觀童書出版現狀,是到了關注出版質量、講求出版質量的時候了。

        思考二:構筑起中國兒童文學的“喜馬拉雅山脈”和“珠穆朗瑪峰”。

        兒童文學是童書出版的根,是童書出版的母體。經過改革開放的洗禮和兒童文學界、童書出版界的努力,我國兒童文學的“高原”已經隆起在世界東方。曹文軒獲國際安徒生獎,一定程度上標志著我國兒童文學“高峰”的崛起。對于發展中的兒童文學和童書出版大國,光有一個曹文軒獲安徒生獎是遠遠不夠的,我們要有新的突破。曹文軒獲獎,不是終點,是新的起點。我國已經擁有一個優秀的老中青三結合的作家隊伍和插圖畫家隊伍,擁有一批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和插圖畫作品,他們,特別是年青一代,承載著繼續向世界兒童文學的高峰沖刺的使命。我們要瞄準世界兒童文學的文學高度,尋找差距,向先進看齊,弘揚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構筑起我們兒童文學的“喜馬拉雅山脈”和“珠穆朗瑪峰”。

        思考三:呼喚中國原創科普圖書、科普文學、科幻文學的創新發展。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學技術的普及程度是衡量國民科學文化素質的重要標志。科普圖書,是傳播和普及科學知識、科學方法和科學思想的大眾讀物,是啟迪智慧、激勵創造、面向未來的大眾讀物。長期以來,原創科普圖書、科普文學、科幻文學一直是我國兒童文學、童書出版中的短板。我們的作家隊伍中,科普圖書、科普文學和科幻文學作家稀缺;我們的專業少兒社,很少出科普圖書、科普文學圖書和科幻文學圖書;我們的兒童閱讀推廣,很少推廣科普圖書、科普文學、科幻文學;我們的小讀者,“文學少年”多,“科學少年”少。時代呼喚中國科普圖書、科普文學、科幻文學的創新發展。同時,我們建議中國作協和中國科協聯手,組建作家隊伍,催生優秀作品,扶植精品出版,讓文學與科學手拉手,讓文學插上科學的翅膀,讓科學涂上文學的色彩,為廣大少年兒童讀者提供愛科學、長智慧的科普圖書和文學作品。

        思考四:進一步深化童書對外開放,豐富童書對外合作的新模式。

        我國童書出版的對外開放是全方位的,是徹底的。在國際童書版貿市場上,以相當于整個歐洲人口一半的未成年讀者支撐的中國童書,是國際上一支活躍的、舉足輕重的市場力量。中國,是世界上出版《安徒生童話》版本最多、發行量最大的國家,是《哈利·波特》《昆蟲記》《窗邊的小豆豆》《冒險小虎隊》《夏洛的網》《不一樣的卡梅拉》《丁丁歷險記》《長襪子皮皮》等一大批外版書暢銷、常銷的國度。英國DK出版公司1997年在北京成立了辦事處,每年有50—100種圖書引入中國,與60多家中國出版社有業務往來,幾乎到了出一種中國就搶著引進一種的程度。2016年9月,DK公司還建立了中文網。2010年5月,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了王林博士翻譯的美國作家安妮塔·西爾雅從12.5萬本兒童圖書中挑選出來的《給孩子100本最棒的書》,我國已經全部引進出版。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與國際兒童讀物聯盟緊密合作,成功獲得了國際安徒生獎歷屆得主的版權,為我國廣大讀者系統地、完整地提供了世界上一流的、最優秀的兒童文學讀物。

        進入新世紀以來,美國、英國、德國一直是我國引進童書版權的前三名國家。近年來,我國平均每年引進童書版權5000—6000種,是所有圖書板塊中引進量最大的板塊,真正做到了讓我國的少年兒童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少年兒童站在同一條閱讀起跑線上。但是,我們也要看到,童書引進顯而易見走向了極端的“引進熱”,一些借資本進入童書出版和一些沒有原創出版能力的單位,全部擠在引進這條“捷徑”上,抬高引進版稅,哄搶熱點版權,編織虛假廣告,制造惡性競爭,亂象叢生,以至于2016年,我國童書版權引進竟占全國引進總量的70%以上,許多三、四流童書,乃至在輸出國也有爭議的童書,也一擁而入。童書出版,質量第一,責任天大,這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要引起我國童書出版界的高度關注。另外,童書出版的對外開放,并非只有簡單的你賣我買的版權貿易,還有合作出版、資本運作、境外辦社、產業開發等許多新模式可以作為。

        縱觀世界發展史,大凡政治、軍事、經濟社會發生重大歷史變革,必然會催生文化的重大歷史變革。出版,作為文化的重要組成,也是這樣。進入21世紀以來,一個生機勃勃、富有活力、富有中國特色的中國童書大時代正在向我們走來。這個大時代,依托的是改革開放帶來的時代進步,依托的是國家整體實力的提升,依托的是科學技術的繁榮發展,依托的是人民群眾對精神文明的追求,依托的是對少年兒童健康成長的厚愛,依托的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大時代來之不易,大時代前景燦爛。我們一定要讓我們的童書大時代“天”更藍、“水”更綠、“山”更青。

    ■短評

大時代做好精出版

□昇平

        “營造中國童書的質量時代”,這是一位中國童書出版界前輩站在歷史的高度,充滿激情而又富有責任擔當的一聲吶喊。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童書出版一直保持著年平均兩位數的增長速度,中國已成為童書出版大國。在優秀原創童書增多的同時,我國也引進了一大批國外優秀兒童讀物。凡世界經典、名家名作、獲獎作品或新面世的優秀少兒出版物,在中國都有引進翻譯出版,有的甚至出版了多個版本。但是我們也要看到,目前我國的出版物對外貿易處于逆差狀態,童書領域逆差更大,而且引進版少兒出版物的質量存在良莠不齊、粗制濫造的問題,某些出版單位不加甄別地盲目引進,也造成了版權交易中的惡意抬價和無序競爭。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有人會說是發展過快所致,有人會說是因為出版隊伍素質不一。筆者認為,維護出版市場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特別是要樹立“質量第一”的理念。大時代需要大作為,大時代需要精出版。對于中國童書市場,各級出版管理部門、各出版單位要勠力同心,進一步優化選題結構,提升出版質量,規范市場秩序,多出精品力作,促進中國童書市場健康繁榮發展,為孩子們提供更多的優秀精神食糧。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首 頁集團簡介集團資訊出版工作數字出版行業觀察專題報道企業文化人才發展
版權所有 (C) 2014-2015 遼寧北方期刊出版集團 網站備案號:遼ICP備14010578號-4 互聯網出版許可:新出網證(遼)字29號
聯系地址: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中山路205號 遼寧出版集團教育大廈 e-mail:[email protected]
云南11选五的质数